当前位置:首页>文旅大观>文化遗产
文化遗产
四神柱础
来源:市文物陈列馆 发布时间:2021-01-07

        四神柱础,三国魏,青石质,古代建筑构件,1984年冬许昌县张潘乡盆李村出土。现藏河南博物院。

        四神柱础出土于许昌县张潘汉魏许都故城范围内。1984年冬,许昌县张潘乡盆李村农民在村西100多米的古城岭上植树时,在距地表约l米左右深的土层内,挖出了一块雕刻有古代四神图像的青石柱础,遂上交国家文物行政部门。

        柱础平面近方形,边长62.5-63.5厘米,高15.5厘米,青石质。柱础表面以剔地起突雕刻手法高浮雕古代四方定位之神即东部方位之神青龙、西部方位之神白虎、南部方位之神朱雀、北部方位之神玄武等四神形象。青龙北行而回首,与南部方位之神朱雀相戏一鱼族;白虎踞地,虎头北回,口衔缠绕在北部方位之神龟身之上的蛇尾;朱雀挺胸振翅,回首张口与东部方位之神青龙追戏一鱼族;玄武伸首东行,龟背之上一蛇盘绕。四神之中,为一直径28厘米的柱櫍,去除周边出露部分尺寸,可以知道其上柱子的直径约为当时的1.2尺,根据汉代柱径与柱高、柱高与其上建筑构成部分的比例规律,推测该柱础所在区域的建筑应属于中等体量的殿堂建筑。

      历史上学者多将该柱础的信息集中在四神形象方面,实际上在柱櫍表面还隐刻着一只汉代常见的捣药的长寿兔。兔子屈蹲,长耳上竖,双手执杵作捣药状。画面的雕刻手法与南阳汉画像石的雕刻手法类似,即将图案周边减地后再斫斧,使得画面犹如充满动感的速写。若中间为兔子,则柱櫍可视为太阴即月亮,而该柱础表面的图案就呈现出四神与星象的组合,其文化寓意应为祈求长寿与平安,类似以四神围护中心人物的构图亦见于汉代石刻中,但借柱櫍之圆形设计出吉祥图案的艺术手法的确罕见。根据古文献关于公元196曹操迎献帝黔许的记载以及《元和郡县志》关于许都古城的描述,结合考古勘探发掘工作结果,该石柱础出土位置应位于汉献帝所居内城的宫殿区范围,似为汉献帝宫殿遗物,其图案内容组合也许折射了幽居于此的汉献帝的一种内心的渴求。

     础,形声,从石、楚声。

   “的本义系指垫在柱下的石礅,《淮南子·说林》云蒸柱础润是也。宋《营造法式》第三卷记载了宋代及其之前柱础的名称:柱础,其名有六,一曰础,二曰礩,三曰石舄,四曰石真,五曰磩,六曰磉,今谓之石碇。后引申为事物的基底、根基,其文化含义和社会影响早已超越了本义。

      柱础具有重要的科学意义。柱础是我国建筑构件的一种,在传统木结构建筑中用以扩大支承面积、防止建筑塌陷,同时起着防潮的作用。在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时期的陕西半坡村遗址和陕县庙底沟遗址的建筑遗迹中,柱脚下已出现陶片甚至砾石以分解柱根传下的荷载的结构。在河南新石器时代瓦店遗址的建筑房基遗址中,发现了在地表面之下的木柱下与周边使用层层胶泥进行防潮的构造。经奴隶社会至封建社会,木柱逐渐升至地表面之上,其下垫以柱础,柱础的防潮、分解传导建筑荷载的作用日渐凸显。最迟至北宋,柱础的三维比例基本被固定下来,其平面边长为柱径两倍,厚度随柱础边长数据的不同在其50%-80%范围内调整。宋代柱础的这种比例一直传承至中国封建社会末期,反映了中国封建社会建筑科学的发展水平。

柱础在建筑艺术构成中具有重要的意义。柱础作为中国传统建筑中最基本的构件,因机能上的需求而产生,由于柱础接近人们的视线,往往成为艺术家施展技艺的好地方,成为中国文化艺术内涵的重要表现部位。在汉代的诗赋和如汉献帝宫殿区中出土的四神柱础实物中,我们已经看到了柱础装饰所起的重要的托物言志、隐喻寄情的作用。宋、元以前比较讲究柱础的雕刻,有宝装莲花、蟠龙、卷草纹饰等。经明代发展至清代,多为素平的鼓镜式,但民间建筑中柱础形貌及其装饰却繁花似锦,雕刻出鼓型、瓜型、花瓶型、宫灯型、六锤型、须弥座型等多种式样的柱础。河南省赊店古镇闻名于世的清代山陕会馆中,其石质柱础以中轴线为中心,依序向两侧布置等级与艺术造型、装饰母题不同的柱础,成为珍贵的古代艺术珍品。柱础是中国古代建筑艺术的亮点,是中国古代建筑装饰艺术发展水平的缩影。


【文章来源:转载自河南博物院】

 


联系我们
地址:三门峡市崤山中路14号
邮编:472000
电话:0398-2169001
传真:0398-2169011
Email:smxlyw@sina.com
Copyright 2012-2019 版权所有 三门峡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 豫ICP备13000119号-1
地址:三门峡市崤山中路14号 邮编:472000 电子邮箱:smx669988@163.com
咨询电话:0398-2169001 投诉电话:0398-2169000 传真:0398-2169011 网站标识码4112000025

豫公网安备 411202020001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