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旅大观>原创地带
原创地带
熊耳山老道
来源:管理员001 发布时间:2014-04-04
  熊耳山,状如熊耳,故得名。
      熊耳山文明遐迩,方圆几百里,多少人前来寻迹,“千年朽木”、“熊耳积雪”更是远近文明。我慕名已久,今日相见,心境迥然不同。不是熊耳山不秀丽,也不是不雄伟。陡然改变的心情,是因为那个84岁高龄的老道士。
      来到熊耳山脚下,四面来风,虽然头顶骄阳,仍感凉气袭人。沿路而上,山花烂漫,虫叫蝉鸣。一路缓坡而上,挣得我气喘吁吁,多日不出门,真的是朽了。不一会工夫,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紧紧贴在身上,风一吹,一股凉气顺脊梁而下,胳膊上出了很多鸡皮疙瘩。我采撷了一把山花,粉红色的山棉花、淡紫色的野菊花,还有一把红透了的海棠,嗅着淡淡的馨香,一股甜蜜渗透心房。
      攀上几乎笔直的熊耳山顶,一座玲珑的庙宇就在眼前。这是一座祖师爷庙,看见我们上来,一个老道连忙相迎“施主,进来坐坐。”他双手合十,样子十分虔诚。他看上去不过60多岁,灰白的头发在头顶挽成一个高高的发髻,灰白的胡子足有半尺长,面色红润,精神矍铄,声音如洪钟一样响亮。他没有穿道士服,穿着一件很破旧的灰色衬衣,脚上穿着一双布鞋,穿着打扮和普通人差不多,他站在熊耳之巅,山风吹起他的胡须,让我们感觉真的是如见了仙人。老道敲响了庙里的钟声,清脆的声音在山涧回荡。我们一行人怀着不同的心思,抱着不同的信仰,最终谁也没有进去烧香,只是站在庙宇的四周欣赏山下的景色。俯首山下,不同颜色的树木就像一团团的绿色颜料堆砌在一起,层峦叠嶂,随着风向转换着绿色的浓淡。站在熊耳山之巅,感到一种空灵的气息,站在万绿丛中,自己渺茫的就像一片落叶。我在为没有为庙宇延续香火而感到非常遗憾,可有的事情是无法尽善尽美的。
      下山的时候,我在山腰的一个土坎下看见一块菜地,刚刚挖过的土豆秧子还在,倭瓜藤上结着大大小小十几个倭瓜,还有几行碧绿的小白菜,几秧豆角也还挂着豆荚。再往下走,看到了一片开阔地,那里放着两个小板凳。仔细到四周看看才发现在一个地凹处有一座全是用石头垒起来的小屋子,面积不到5平方。只有一个用塑料纸蒙着的小窗户,大概有一尺见方一扇栅栏门从外面用一根小木棍别着。我猜想这肯定就是那个道士的居所了。不一会听见脚步声,原来是老道回来了,山上已经没有游人。我们问他多大年纪了,他说84岁了,问他哪里有饮用水源,他说离这里有半里路,298步。问他在这里是不是很着急,他摇摇头。问他在这里多少年了,他说他20岁进山来的。他独自回屋去了,望着他的背影,我想了很多。
      在这个几乎不与外界沟通的大山里,他没有朋友,没有交流,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他看太阳的高度而获得时间,看月亮的圆缺而知时日,他不食大鱼大肉,而依旧健康快乐,他没有娱乐保健依然神采奕奕。他在这座大山里已经呆了50多年了。50年半个世纪,对于一个生活在红尘中的人来说,又是一个怎样的概念,对于一个仕途中人又面临多少次飞黄腾达,对于一个抱怨生活的人面对老道你又该埋怨什么?滚滚红尘,茫茫人海,宦海沉浮,过眼烟云,知道而又懂道的能有几人?如此恬淡,如此平和,如此简约,如此简陋,知足者常乐!他每天重复着298步的信念,走了多少个黎明,挑了多少个黄昏,徒步走下来能到北京能到巴黎,也许还能到克里姆林宫。可他却守着这座山,走着来来回回的298步,过着粗茶淡饭的日子,每天迎来黎明,送走山里最后一道霞光。
      一路返回,心情时而沉重,时而轻松。为老道简朴困苦的生活而忧郁,为老道轻松而快乐的人生态度而兴奋。人生在世,苦苦追求几十年,没有的想得到,得到的还盼望,欲望无边,永无止境。看看老道的生活,我恍然大悟:尽可能丰富的人生也只是一种人生。
      熊耳山,美丽壮观,最美的还是那个站在熊耳之巅,飘飘欲仙的老道,更美的还属他298步的人生。 
联系我们
地址:三门峡市崤山中路14号
邮编:472000
电话:0398-2169001
传真:0398-2169011
Email:smx669988@163.com
Copyright 2012-2019 版权所有 三门峡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 豫ICP备13000119号-1
地址:三门峡市崤山中路14号 邮编:472000 电子邮箱:smx669988@163.com
咨询电话:0398-2169001 投诉电话:0398-2169000 传真:0398-2169011 网站标识码4112000025
办公时间(冬季上午8:00——12:00 下午14:30——15:30 夏季上午8:00——12:00 下午15:00——18:00)

豫公网安备 411202020001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