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旅资讯>工作动态
工作动态
黄河文明之花盛开 ——三门峡仰韶文化考古新进展研讨会纪实
来源:管理员001 发布时间:2019-12-30
作者:本报记者 吴胜男    来源:中国三门峡网 - 三门峡日报
研讨会现场 本报记者 苏慧 摄

    编者按 三门峡是中华文明重要发祥地之一,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丰富的文化遗存。其中,以渑池仰韶村遗址命名的仰韶文化,不仅是中华民族由鸿蒙时代走向文明的曙光泛起时代,同时也是世界东方早期文明的重要代表。据不完全统计,三门峡辖区内现有仰韶文化遗址300余处,这些遗址不仅是研究中国数千年史前史的重要资料,也是实证5000多年华夏文明发展史的重要载体。

    为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进一步加强中原地区文明化进程和仰韶文化研究,12月28日至29日,中原地区文明化进程研究·三门峡仰韶文化考古新进展研讨会在我市成功召开。此次会议由中国考古学会新石器专业委员会、河南省文物局、三门峡市人民政府主办,河南省文物考古学会、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门峡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承办。史前考古知名专家、中原文明进程化研究项目专家、沿黄省区考古科研机构专家及相关高校史前考古研究教授等70余人参加了会议。

    会议对三门峡地区考古调查钻探发掘成果进行了系列汇报,展示了近年来在中原地区文明化进程研究中所取得的新成果、新进展。与会专家对三门峡仰韶文化考古研究进行了专题研讨交流,取得了丰硕的理论成果。与会专家与领导对三门峡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提出了真知灼见,对下一步我市考古工作进程和中原文明化进程研究提出了指导性意见和建议。

    此次会议为全省乃至全国仰韶文化研究专家学者提供了一个展示研究成果、相互交流学习的平台。这不仅是一次学术交流会议,更是我市落实习近平总书记“保护、传承、弘扬”黄河文化指示的重要举措。

    仰韶文化,辉映千古。

    12月28日,一场考古界的盛事——中原地区文明化进程研究·三门峡仰韶文化考古新进展研讨会在“天鹅之城”三门峡成功举办。

    国家级和省级的重磅考古大伽们来了。来自北京大学、复旦大学等高校的教授们来了。来自沿黄省(市、区)考古科研机构的专家来了。70余人会聚一堂,围绕一个主题——仰韶文化,展开了一场精彩绝伦、让人醍醐灌顶的顶尖对话和观点碰撞。

    三门峡是中国早期文明的圣地,仰韶、庙底沟、北阳平……闪耀在黄河母亲河畔,在三门峡的阡陌田野中绵延数万里、纵横数千年,开创早期中国灿烂辉煌的古代文明。仰韶文化诞生在公元前5000年至公元前3000年,以其分布之广泛,延续之久长,内涵之丰富,影响之深远,而成为中国新石器时代文化中的一支主干,它的发现让中华民族5000年的文明史找到了源头。

    著名学者余秋雨曾动情地说:“仰韶文化的发现,就是我们民族童年的歌声,使一个壮士重新站立在地球上。”三门峡仰韶文化遗址从发现至今近百年,无数的考古专家为了揭开它神秘的面纱,把智慧和汗水倾注在对它的调查、钻探和发掘上,并取得了瞩目的成绩。

    研讨会上,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9位专家,对三门峡地区考古调查、钻探、发掘成果进行了系列汇报和展示。27位专家进行了研讨发言。

    国家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专家、北京大学博士生导师李伯谦说,这次三门峡之行看到了很多新的调查材料,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对仰韶文化考古的调查、发掘,让人耳目一新,这些都是围绕着中原地区文明化进程做的工作,值得点赞。建议今后工作中心还是要放在仰韶文化中期阶段这个大的阶段来发掘,要解决它们的社会发展阶段面貌的问题。这个工作推动起来要采取很多手段,特别是现在科技考古的介入,我觉得应该做得更细,这样再过几年,可能还会有新的遗址。仰韶百年的时候再开大型国际会议,我们就有新的东西拿出来了。

    中国考古学会副理事长、北京大学教授赵辉说,这次研讨会,我们听了几个学术工作报告,有整体的调查报告,有遗址的勘察报告,还有两个遗址发掘报告,使我们对三门峡仰韶文化考古这方面的工作进展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与会专家们都意识到三门峡在遗址上开展大规模的钻探是一种好的经验,这种钻探效果的技术还可以再提高、再琢磨。另外,要把晋南地区的工作纳入进来,不然这边搞得很详细了,那边资料不对称,不利于工作的开展。再有,我们怎么做这些遗址,确实有难点,因为好的东西太多了,结果怎么选,重点又怎么选,需要我们认真思考,然后加强对重点科目的调查与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中国考古学会副理事长陈星灿说,三门峡仰韶文化考古进展目前成效非常显著,但是我觉得这个还不够。三门峡在中国考古学史上的地位,是里程碑式的,我们会以庙底沟时代为目标,继续深入做下去,我相信再过几年我们对这个时代的研究,对这个文化的研究了解会比现在多得多。不过,一定要做长远计划,制定规划,然后做长期的发掘准备。

    中国考古学会常务理事、北京大学教授张弛说,这次会议让我们从不同的角度,更深入地了解了仰韶文化时期聚落的情况。过去的调查,一直感觉北阳平遗址最大,其次是西坡,这次三门峡发现了六七十万平方米的遗址,这种大规模的勘探方式极大地改变了我们的认识。今后还是要继续做调查,把材料做得更实更细,那样还会找到新的遗址。所有的大遗址都是将来的财富,如果我们现在不发掘清楚,级别就提不上去,那我们保护的力度就跟不上。

    山东大学教授栾丰实说,仰韶文化时期是一个非常发达、对外强力辐射的时期,辐射大半个中国,三门峡地区发现的几十万平方米的仰韶文化遗址不是一个,而是一批,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这个区域滋生这么多的大遗址,文化这么发达?我觉得这对进一步研究探讨中原地区文明化进程的路径非常有意义。同时,建议把黄河以北区域,纳入到整个中原地区早期文化进程,这样可以使这个区域整体上更加圆满。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研究员王仁湘说,我没有在一线做过仰韶文化的调查发掘,但是这20多年来,我一直关注仰韶文化的发现和研究。我们期待三门峡还会有新的发现,还会有更好、更大的遗迹。有个建议就是,现在时间上限为5800年,能不能提到6000年?我始终觉得,我们现在周边有一些5000年的,但是中原恐怕超过5000年。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总工程师曹兵武说,今天会议,山西专家提到山西也有大遗址,我觉得实际上应该让金三角各省整体来一个对话,整体来看这一片遗址的地位和作用。这个研究重点实际上形成一个大问题,就是做了一个大规模。现在三门峡地区有几个大遗址,这个工作进一步还要做,但是也不能着急,要好好地规划。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史前考古研究室主任李新伟说,仰韶不是一个从开始就有的一个很传统的文化,其本身有一个形成过程。我们提到它强大的影响力,就是庙底沟时期。而庙底沟各种各样的因素是怎样形成的,后来的大聚落是怎样形成的,一些社会复杂化的因素都是如何形成的,这些都需要我们去做更多的讨论,需要我们用一些新的发掘、新的思考来更深刻认识庙底沟的特征。

    河南博物院院长马萧林说,1999年3月,我们就对灵宝黄帝铸鼎原开始调查。在这20年里又取得重大发现,西坡遗址的发掘和最近省考古院对遗址的勘探,基本让大家认识了以西坡为代表的仰韶文化中心聚落的基本形态,也基本了解了其大型建筑、向心性聚落布局,从而对它的经济形态也有所了解。下一步工作建议,一是重点聚焦仰韶文化中期再做发掘,二是对这个时期的北阳平遗址做发掘,看是不是跟地形有关系。另外对于仰韶中期,了解了比较大型的聚落,也可以了解一些小型聚落,做一个比较,探究当时社会的差别。

    中国考古学会常务理事、国家博物馆考古研究院院长戴向明说,听了三门峡地区考古调查钻探发掘成果系列汇报,感觉短短几年时间,三门峡在考古方面就做了这么多工作,而且发现了仰韶文化时期重要的遗址,让人振奋。所发现的墙底遗址,70万平方米好几个,还有高等级的墓葬,以及大房子、小广场的朝向,从这些方面可以看出,当时以圈层结构的庙底沟文化核心在三门峡。如果我们把庙底沟文化比作大花朵的话,三门峡处于花蕊位置。我觉得整个新石器时代,70万平方米这样的实体应该特别值得重视,可能在早期文明探索中是一个突破。

    陕西历史博物馆副馆长王炜林说,仰韶文化最牛的庙底沟时期,应该在关东地区和晋南大的区域,它是一个非常强势的文化,对中国史前影响力最大,中原文明很多都在这里得到了奠定,所以说对它的研究,我觉得对我们认识早期中国,认识华夏文明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今天看了庙底沟遗址册子——《花开中国》,我觉得“花开中国”表述的是一种思想,这个题目非常好。建议豫、陕、晋三省在考古上能有一个联动,由河南牵头,形成紧密的联盟,把庙底沟文化深入调查研究下去。

    河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张文瑞说,三门峡仰韶文化考古进展的勘察让我特别震撼。一是工作细致,把灵宝盆地做了调查,二是对一些重要的大型遗址进行了勘探,有的遗址面积之大让我大开眼界。庙底沟文化也辐射到了河北,我们计划明年借鉴河南省和三门峡的工作方法及经验,重点解决我们的庙底沟文化的问题。另外,灵宝盆地发现这么多大型重要遗存,应该加强保护。

    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叶润清说,这个盛会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安徽考古与中原地区文明化进程课题是相关的,而我们的工作做得非常有限。这次会议为安徽应该怎么做,提供了思路和工作方法。我们非常期待中国考古协会给我们更多的帮助和指导,让我们在文明化进程中能够做更多的工作。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所长王晓毅说,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中原地区文明化进程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也为我们考古界提供了年代序列等很多基础工作的完整架构,探索了勘探和调查相结合的方法,还有很多新的理念,都可以应用到我们科技研究当中,为我们学科课题的设立做了大量前期的工作,也为其他省开展此项工作开了一个好头。我们山西也在发掘庙底沟文化,这两年所做的工作与河南差不多,河南的一些做法值得我们借鉴。

    复旦大学教授王辉说,三门峡仰韶文化考古进展工作突飞猛进,成绩斐然。其实,仰韶文化不仅仅是中原地区的一个文化源头,也是西北地区文化的源头,这也是西北地区形成的背景。而三门峡地区是庙底沟文化的核心区域,这个意义非常重大。我觉得将来的工作,应该进一步扩大视野,做一些比较的研究,包括将北边的甘肃地区、东边的郑州地区,都纳入调查范围,这样才能互相串联起来。

    首都师范大学教授袁广阔说,我很早就关注三门峡了,当年几位知名考古专家调查完灵宝黄帝铸鼎原后对我说“三门峡这个地方很重要”,后来经过考证,名副其实。庙底沟这一块的确是大的文化,影响到大半个中国,一直想着做一个考古发掘。1999年以后,我们从西坡找到突破口,西坡的大房子墓葬的出现,非常令人震撼,但我们确实没有想到仰韶的房子居然有500多平方米。这次会议收获非常大,希望今后这种专家交流座谈会一年一次,或者工作有进展就开一次,大家取长补短,能把工作做得更好。

    西北大学教授钱耀鹏提出了三个希望:一是以后不管是发掘还是做研究,尽量避免固有观念的影响,开拓创新。二是除了做经济方面研究外,还要关注军事,了解军事在当时社会进程中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军事观念如何。三是我们在研究过程中,尽量回归历史原点去思考社会分层问题。

    湖北大学教授孟华平说,庙底沟文化在早期文明进程中非常重要,它的影响非常深远,由此判断出这个社会的背后有一个很强大的组织。这次会议从勘探的材料中,证实了这一判断。这个问题还在继续调查中,我相信后续的工作会为我们提供更可靠的依据。我觉得考古这样一个大项目,一定要做一个长期的计划,它给社会带来的影响以及相关的现象,我们都要有完整的解释。在这个过程中,一定要多视角观察这个地区文化的变化,意义也是比较大的。

    郑州大学教授靳松安说,在仰韶文化考古进展中,三门峡所做的工作收获很大,一是完善了三门峡地区的一个新石器文化的序列,二是基本摸清了仰韶中期特大遗址聚落结构布局,这为我们研究这个序列提供了很好的材料。仰韶文化在豫西的发展,顶峰时期是仰韶中期,郑州是仰韶中期偏晚,这是文化中心的转移。我觉得应该加强深度的研究,了解文化多变的转移是环境造成的,还是资源开发造成的。另外建议豫西和豫中融入到一起来做,这样才能把中原地区文明化进程做得更清楚。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赵春青说,仰韶文化是整个中国史前文化当中最发达的一个文化,是影响最强烈的文化。我觉得仰韶文化已经被分层次了,什么叫核心区,什么叫中心区,什么叫影响区,而三门峡就是这几个区。我同意其他专家提出的联合作战方式。三门峡在一方面搞得不错,也要影响到周边地区。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张天恩说,三门峡靠近河洛平原地区,是连接关中和豫西的要道,所以这个地方考古文化非常重要。庙底沟这么大的一个文化扩散的基础,这个基础我觉得社会管理是非常重要的,因此庙底沟开始形成大的聚落,现在最典型的杨官寨遗址,2000多座墓,所以他们的社会管理功能可能是非常重要的。在以后的工作中,要加强对这方面的关注。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薛新明说,在考古上,即使勘探很好,但我觉得还是不能代替发掘,只有发掘才能实现早期文明化进程的项目。从三门峡仰韶文化考古进展工作中,我发现豫西地区其实和山西是一回事,从枣园文化到后来整个仰韶文化时期应该基本上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应该考虑合作,共同调查。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田建文说,在仰韶文化考古进展中,我们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秦代的函谷关和汉代的函谷关之间有没有关系?关于庙底沟文化的起源具体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希望我们到明年能看到这些资料的发表,这些对于我们研究仰韶文化或者新石器文化的结构分析,有很大的作用。

    郑州大学副教授崔天兴说,这两年我一直参与三门峡仰韶文化考古工作,也做了系统调查和系统勘探,唯一做得不多的是系统的发掘。在以后的工作中,我们会重点考察彩陶在这个区域中使用的方式,从而获得与原来的发现不一样的视角,为仰韶文化考古进展提供更丰富的材料。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馆员方燕明说,灵宝盆地这个区域在仰韶文化时期或者中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建议对这个区域进行系统调查和系统勘探。虽然我们在调查和发掘中已经有很多重要的发现,但是除了庙底沟发掘面积比较大以外,实际上对遗址的了解还比较有限。认为应该有系统的、目的明确的技术做长期的发掘,要做5年、10年,要对这一区域文明进程中的地位和意义有更深层次的了解。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馆员樊温泉说,发掘庙底沟遗址时,发现周围有一些小的灰坑和大的灰坑。我们认为这是庙底沟当时一种祭祀或者什么活动用的,这是一个时间段活动的中心,也是和精神文化有联系的遗址,我认为还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东西,应该将其考虑进文明化进程中。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杨利平说,我认为灵宝盆地和山西平陆是一个大的地貌,从现在文化来看,这个区域和关东、晋南应该是一个大的文化圈,他们的饮食、语言文化都很接近,所以说下一步应该重点调查研究这个区域。另外,这次到三门峡发现一个非常好的现象,很多遗址没有开发,所以建议地方政府加大投入,把没有开发的区域整体保存下来,这是留给后人的一大笔财富。

    ……

    真知灼见。字字珠玑。这是一场现代文明与历史文明的对话,这是三门峡仰韶文化考古工作的一次闪耀。

    研讨会虽然结束了,但仰韶文化的考古工作还没有结束。三门峡将继续贯彻落实好习近平总书记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牢牢把握“保护、传承、弘扬”黄河文化的要求,以时不我待的精神做好黄河文化遗产保护研究工作,深入挖掘黄河文化蕴含的时代价值,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强有力的文化支撑。

联系我们
地址:三门峡市崤山中路14号
邮编:472000
电话:0398-2169001
传真:0398-2169011
Email:smxlyw@sina.com
Copyright 2012-2019 版权所有 三门峡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 豫ICP备13000119号-1
地址:三门峡市崤山中路14号 邮编:472000 电子邮箱:smx669988@163.com
咨询电话:0398-2169001 投诉电话:0398-2169000 传真:0398-2169011 网站标识码4112000025

豫公网安备 41120202000168号